蔣 公的這句話肯定把大部份搞堪輿的人仕們都得罪了,楊公與曾公的地位在中國堪輿界來說是崇高的,也就是第一及第二祖的身份,而蔣公說他們並沒有傳下任何口訣 給後世,這怎麽樣能讓人信服?而第三祖廖公與曾公的後代們有數十位都是皇宮裡的欽天監,豈非是犯下了欺君之罪?在封建時代裡,這是要殺頭的,因此蔣公成了 眾矢之的,是必然的結果。

事實上蔣公為何要講得如此絕?他不外是要闡明一點,真學問是要建立在經驗的基礎上的。只注重口訣而忽略了師傅的臨床指導的話,再聰明也不得其門而入,除非假以時日的話也許還可以,這就有賴於個人的努力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