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学的人往往会分不清风水与堪舆之间有些什么不同,风水的出处是两句话,气见风则散,见水则止,而堪舆卻完全不一样,无心道人在天元五歌阐释里很直接地说,得龙得穴得砂水,舆道也,得日得时得七政,堪道也。堪舆简单讲就等于天理和地理。

风水讨论完了后,紧接着就要谈天时进入堪舆的范围内。一般上研究风水差不多就耗尽了一个人的青春,主要原因是风水的种类太多了,多方面去涉猎表面上 看仿佛是聪明的,然而要通晓内容没有多年的观察始终是感觉不深,据说风水种类在唐朝时已有上千种之多,每一种都去研究彻底的话穷毕生之力也办不到。

谈天时择日也抽象得很,有众多神煞的名字,有不同派别的纷纭,虽然秘密相比之下少得多,也足以让人眼花撩乱,难以取舍。徐伟刚老师在他的择吉学概论里就把择日的方法分成了造命法、吊宫法、紫白法、与壬遁法。蒋公明显是认可造命法,而王亭之比较喜欢紫白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