蔣公這種驚世駭俗的論調,別具一格,讓人感慨萬分,甚麼是浪打呢?它代表著沿海一帶,而風吹呢?代表著高原,絕非被水淹或被八方強風吹襲之地。譬如說上海是沿海地,布達拉宮是高原,都是世界聞名,旺極之地,極高與極低之地。

根據蔣公的說法,高與低是次要,首要的是龍虎兼備,我覺得所謂龍虎就是山旺向旺,典型的玄空派的風水。既使是山向俱旺,更重要的是合了七星打窃之格局,如於一四七運極旺,別的運都是旺前旺後之運最是佳作。

玄空的靈活性在此可見一斑,實現了吉地方方有的這個夢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