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学上许多的发明都与幻想脱不了关系,尤其是当幻想能具体化写成了科幻小说之后,往往幻想能变成真实,没有了幻想的话科学就如失去了方向,不知何去何从,研 究到的成果也会被世人所啐弃,这是幻想主导科学的必然结果。想要在天空中飞,就有了飞机,想要奔月,就有了火箭,想要和远方的朋友见面,就有了电话,和视 频通话。这是否就等于神足通,天眼通,天耳通?为什麽人类会幻想跨越时空,那不就是宿命通吗?

一个没有幻想的时代无异于宣判科学的死亡,科学与幻想是两个极端,幻想从科学成果那儿取得了自尊,而科学又从幻想处取得了滋养,完全就像现代版的阴 阳相克相生,这个时代的幻想家们好像消失了一般,他们都去了那里?我觉得Steve Jobs仿佛是幻想与科学结合的大成者,萍果手机让我们的幻想得到解放,科学使得幻想更精准有效率,然而随着他的逝去,这时代好像又停顿了下来,又回到默 守成规的死气沉沉。

钻研科学的工作者最好是能常常天马行空地胡思乱想一番,想想此刻的工作是否与幻想背道而驰,或是乐意于成为幻想的仆人?幻想就是神通过我们的脑功能说话给我们听,臣服于幻想的人总是离神并不远。